top of page

《追蟲者》

已更新:2023年7月23日

Bug Chaser

追蟲者(Bug Chaser)


愛滋病追蟲者(Bugchasing),或愛滋病充電者(Charger),所謂的「追蟲者」(Bugchaser),就是主動和愛滋病患進行不安全性交,刻意感染病毒的人;而那些本身患有愛滋,並刻意找人傳遞病毒的人,則被稱為「贈禮者」(Gifter);而這裡所謂的「蟲」,代表的就是愛滋病毒。


追蟲行為屬於相對邊緣性的行為,有着潛在的重大公共健康影響。在愛滋病陽性、並在線上專門尋覓無保護性行為的男性中,有意協助他人感染愛滋病的人(被稱作「贈禮者」)佔4.6%,進行追蟲行為的理由有很多,有一些追蟲者參與其中,是為了享受這種危險行為所固有的刺激和親密感,但是未必是希望感染上愛滋病毒。


另稱死亡性交(英語:Fuck of Death),一些人可能認為追蟲行為「極度色情」,視通過「死亡性交」感染上病毒為「終極禁忌、最極限的性行為」。其他人則指出,有些人可能感到孤獨,希望獲得愛滋病人所得到的社群關照和社會服務。這也曾被當作自殺行為。


簡單而言,追蟲者進行無保護性行為,尋覓愛滋病患者,是因為他們希望被感染。

有人是在少不經事時,受人威逼利誘而染病,長大後才對年輕的決定悔不當初;有人受夠了擔驚受怕的日子,認為與其每天擔心自己到底有沒有愛滋,不如乾脆主動染病,如此不僅放下心頭大石,還可以從此自由自在地和任何人上床,詳情可參考紀錄片《The Gift》。


學者 Christian Grov 和 Jeffret T. Parsons在他們2006年的研究中,對於線上1228名追蟲者和贈禮者進行分析,並將他們分為了六個類別:


1.堅定追蟲者(The Committed Bug Chaser):尚未感染愛滋,但是主動尋找愛滋陽性者進行感染。


2.機會主義追蟲者(The Opportunistic Bug Chaser):尚未感染愛滋,但不在意性交對象是否有愛滋。


3.堅定贈禮者(The Committed Gift Giver):感染愛滋,並想主動感染愛滋陰性者。


4.機會主義贈禮者(The Opportunistic Gift Giver):感染愛滋,但不在意性交對象是否有愛滋。


5.血清分類者(The Serosorter):尋找和自己病毒檢測結果一樣的性伴侶。陰性者偏好陰性者,陽性者偏好陽性者。


6.不明確的追蟲者或贈禮者(The Ambiguous Bug Chaser or Gift Giver):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感染病毒,所以也難以判斷究竟自己屬於追蟲者還是贈禮者。



在網上很難找到與Bugchasing相關的中文資訊,根據國外研究人員指出,此癖好的形成不只限於性喚起的情況,動機背後涉及種族、性取向、社會階級等複雜問題,更牽涉到個人情感、性格和歷史動機。


在這裡介紹一下Jaime García-Iglesias,他是一位來自曼徹斯特的社會學博士。在2018年分別走訪多個國家,採訪英國、美國、法國和澳大利亞的Bug chaser,其後發表一篇文章,分析Bugchasing背後各種的關聯性。


Jaime García-Iglesias

2003 年,導演 Louise Hogarth 在紀錄片《The Gift》中,訪問了許多 Bugchasing 文化的參與者。如有興趣暸解更多,建議觀看這部紀錄片

👉🏻 YouTube連結


The Gift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📫歡迎投稿有關性癖好/個人經驗文章:www.miss-erguotou.com (IG主頁可直接click入網站)

2,330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