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
性別流動者的初次露出 發現自己享受呢種走光邊緣嘅刺激


我係一個性別流動嘅人,日常使用男性身份但間中會用女性身份同打扮出街。本身對BDSM亦有興趣,但無實踐過。


前排某個週末我做女仔出街,見到街上面有個女仔拉高咗自己一邊裙搽無比滴喺大腿。雖然佢無走光,但我當時覺得佢好大膽。


當日因為唔想咁早返屋企,所以搭遠咗兩個站先落巴士再行返去。落車嘅地方係工廠區,週末下午相對少人,只有幾間車房營業。


我好自然咁向返屋企嘅方向行,去到一個無乜人嘅位置突然有種想法...不如我都試下學晏晝個女仔喺街拉高少少條裙。當日我著短牛仔裙,裙長大約到膝頭對上3吋。於是我用手拉高其中一邊,露出更多大腿行咗一陣。咁啱果段路無人,自己感覺OK,就突然有種想露多啲嘅諗法。


於是我將裙腳摺起,短到僅僅遮到內褲先再行。 行咗幾步就開始心跳加速,好快亦都遇到有人行過,我一感覺到佢望我,我就驚到放返個摺落嚟。呢個路人行過之後,我再摺返短條裙,提示自己有人行過都好再放返落嚟。無耐行經一個停車場,我緊張到唔敢諗門口更亭有無保安員,或者會唔會見到我走光。再經過工業大廈,我見到有三幾個人出入。當時佢地只係喺對面馬路行,我就已經好緊張又好興奮。

果一刻我好驚,但又好想有人望到我,希望呢個走光嘅畫面成為當中任何一個男人嘅性幻想;甚至希望自己係一個會勾起男人慾望嘅女性。我一路行,一路feel到自己越嚟越興奮同硬;好快身體就支持唔住要"宣洩"出嚟。當刻我好驚俾人知道我身體結構係男仔仲要高潮完,於是放返條裙落嚟遮住污糟咗嘅底底。而果種興奮完又驚被人知嘅感覺...我有啲享受。


然後我去咗洗手間清理下底底,亦都整理下剛才經歷過嘅感覺同情緒。呢次係我第一次正面實行自己想成為一個"淫娃"嘅想法,同埋發現咗自己係享受呢種走光邊緣嘅刺激。我開始想有下一次,想喺安全情況下露多少少。但又開始猶疑自己係咪同網上嘅“性奴”訓練清單一樣,毫無意義地將自己底線推到歸零....


💌

Miss Erguotou

以下是我個人的一些拙見,希望能夠給予你一些參考。


我能理解有些M奴在沒有主人/partner的情況下,會藉著挑戰網上一些調教任務,從中去訓練自己或滿足想被調教的欲望。但我仍覺得有部分項目太危險,很多時候忽略了執行者的安全問題。

畢竟獨行的風險較高,加上人處於性慾高漲的情緒狀態時,很難保持百分百的理性、冷靜地縱觀全局。若當下被情慾衝昏頭腦,有機會作出錯誤判斷或者不理性的決定,導致自己陷入困境當中。


相比之下,由Dom帶領下的露出調教便顯得安全得多,對方可能會預先踩點、觀察不同時段的人流多寡。至少我覺得作為主人,會清楚知道奴的底線,並且以奴的安全為首要條件,能夠理性地判斷什麼事情可以做、當時情況是否適合做,應該做到什麼程度⋯⋯等等。


另一方面,BDSM關係形態萬千,既可以是主人+奴隸/動物,也可以是DDLG/MDLB,就算是主奴關係,也可以是野奴、侍奉奴、刑奴,未必一定要行性奴方向,這視乎雙方如何協調。

或許對方為了加深你的奴性,在調教過程中會嘗試挑戰你的極限,但我相信這是一個共同的探索過程,並非一意孤行、罔顧你的意願強行改造。

我認為奴永遠有說”不”的權利,也很認同一句說話,”臣服從來不是沒有自主權力,而是有意識的選擇把自己的自主權獻給那一位你覺得最值得的人。”


正因為每個奴都是獨特的,每次實踐都是一次重塑及調整過程,從暸解雙方的喜好、再因材施教,繼而開發更多不同的新項目。

若缺少這個過程,自然說不上”調”,也談不上”教”了,所以我對於這類「漁翁撒網式」的肉便器調教清單,一向無感。


(話說最近秋風起,又是穿大衣露出的好時機了。🧥)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📫歡迎投稿:www.miss-erguotou.com (IG主頁可直接click入網站)

性愛疑難、感情問題?逐一為你解答💁🏻‍♀️

調教分享?性癖好?

What is your deepest, darkest fantasy or secret you have never told anyone?


SHOW ME THEN.

653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